我买了国家公园?!

我买了国家公园?!

四月八日,闯关十七年的阳明山国家公园「远雄马槽温泉饭店开发案」,再度送件营建署。

同一天,在垦丁国家公园因违法遭县府开罚、营运十四年的悠活丽緻度假村,也寄送环境影响说明书至环保署。

多位国家公园计划委员、台湾三大地质学者,为何群起质疑远雄案?

悠活丽緻度假村,为何营运了十几年才做环评?


《天下》记者现场直击南、北两大国家公园,深入调查报导,揭开重大国家公园开发案的关键内幕。
 

文/何荣幸.高有智.刘光莹
研究/史书华


阳明山国家公园×远雄集团
走,到土石流畔泡汤去?


远雄拟投资五十亿重本,打造全台唯一在国家公园内的国际级温泉旅馆,但却因土石流疑虑,十七年来闯关多次都被挡下,近期却又死灰复燃,再度送件营建署。

这场公共安全与建商利益的攻防战,将如何演变?

阳金公路蜿蜒穿梭在阳明山国家公园,进入马槽游憩区后,宏伟壮观的马槽大桥映入眼帘。桥旁的谷地,几处硫气孔正在喷发,空气中可以嗅到硫磺气味。这是典型的火山地形景观,终年可享温泉泡汤之乐。

路过游客很难想到,马槽桥下不远的一块平地,已被远雄集团看上,预定投资五十亿元,打造全台唯一设在国家公园内的国际级温泉旅馆。这个开发案,正面临筹设许可「最后一关」的审查。

十年前,远雄集团董事长赵藤雄就豪气宣告,这座阳明山远雄悦来大饭店,最慢二○○四年就可以动工。

没想到,案子审查过程中,在内政部国家公园计划委员会要求下,频频触礁,至今仍未拿到筹设与开发许可。但这个委员会,刚好在今年二月底换届。

《天下》追查发现,远雄集团旗下负责开发此案的阳明山娱乐事业公司,已在三月底迅速补件,内政部营建署也于四月八日收件。

远雄集团公共事务室副总经理蔡宗易,接受《天下》访问时强调,这次送件已是「最后一关」。只要再经过一次小组审查,新任国家公园计划委员会,就将处理此案。

从购地迄今,这场国家公园内的开发战争,足足打了近二十年。

土石流爆发 两桥毁、三人亡四月八日这一天,《天下》记者与前任国家公园计划委员会马槽小组召集人、中原大学室内设计系教授陈其澎,就站在离阳明山远雄悦来大饭店预定地两百公尺的马槽坡地上,检视一九八六年十一月,在此地发生的土石流案。

「马槽溪曾经发生过土石流,当初的旧桥都沖毁了,」在马槽桥下的土地公庙前,陈其澎拿出一张当年发生土石流的历史照片。因为大量降雨(雨量破四十年纪录)及强烈地震,马槽溪上游爆发土石流。一部轿车被沖入泥流,造成三人死亡外,旧马槽桥和下游一公里处的翠林桥,同遭摧毁。旧马槽桥旁的民宅也受波及。从照片比对今昔,可以想见当年土石流的灾情。

从土地公庙往下坡走两、三百公尺,转个弯,就是已初步整地的阳明山远雄悦来大饭店开发基地了。这张陈其澎从历年文献中找出的珍贵照片,成为马槽小组审议远雄案的重要事证。

「去年三月二十三日早上,我们请来三大地质学者张石角、陈宏宇与宋圣荣,到现场从马槽溪上游一路走下来。实际了解地质状况,与当年土石流的灾变範围,」陈其澎在产业道路上,一边闪躲偶而出现的汽车,一边描述马槽小组从二○一一年一月到一二年七月,四次会议(包括两场现勘)的过程。

由于对地质安全存疑,马槽小组始终不敢放行远雄动工。「除非远雄可以说服我们,否则再开一次审查会的话,我们就会把此案驳回,」儘管已经卸任计划委员,陈其澎始终对远雄案的公共安全,忧心忡忡。

事实上,除了一九八六年的土石流,马槽在一九四五年与一九六六年,也都曾发生土石流。农委会水土保持局更将马槽溪,列为土石流潜势溪流(见一一三页,小辞典)。○一年九月,纳莉颱风也造成马槽桥前道路,路基流失崩塌,阳金公路因此中断。

「我差点就跟着土石掉下去,」《天下》资深美编陈则纬,当年在土石崩落后不久,才与女友骑车到马槽桥前。当时还未拉起封锁线,却幸运与灾难擦身而过,让他如今想来余悸犹存。他也难以接受在马槽桥附近开发温泉旅馆,「万一又发生崩塌或土石流怎幺办?」

「马槽游憩区根本不适宜开发,」另一位刚卸任的计划委员、蛮野心足生态协会秘书长林子凌,专门研究国家公园开发。她拖着一个行李箱受访,里头装满远雄案相关审查资料,「根据阳明山国家公园管理处委託研究,阳明山国家公园境内十一处游憩区,马槽和大油坑两区都是地质脆弱敏感地区,被评为最不适宜一般性土地开发。」

然而,早在一九八五年阳明山国家公园成立时,马槽就被划为游憩区,注定要面对开发角力的宿命。

过去一个月,《天下》採访团队多次深入马槽地区追蹤调查,深入了解马槽游憩区面临的西区远雄案、东区日月农庄案,两大开发案的冲击。

我买了国家公园?!

互动图表请前往:topic.cw.com.tw/chart

温泉开发案围攻

马槽东西受敌


位于马槽东区的老字号温泉据点——日月农庄温泉休憩中心,从一九七九年经营迄今,假日聚集不少游客泡汤与用餐。不仅马英九总统在台北市长任内曾经泡过汤,二月才上映的电影《阿嬷的梦中情人》,也来这里的男汤浴池,拍摄重要场景。

为了扩建原有场地,日月农庄筹设旭阳谷建设开发公司。一九九三年提出开发申请案,如今仍在审核阶段。

日月农庄开发基地,虽然没有地质安全的疑虑,但国家公园计划委员、中研院历史语言研究所研究员刘益昌抨击,日月农庄持有的私有土地过少,只有一.七六公顷,仅佔整体开发面积十分之一。其他,都是公有地,土地使用「明显不符社会公平正义」。

然而,马槽游憩区採取「整体规划,分期分区开发」,却是政府定下的游戏规则。马槽东、西区皆仅能有单一开发单位,除了开发原有的私有土地,并要求开发业者要管理与维护开发地区整体的环境。

「你要开发,就要照顾好整体环境,」营建署国家公园组简任技正林玲说明。

「这是政府规定,我们也没办法啊,」日月农庄负责人周裕仓说,他并非要「以小吃大」,只是配合政府整体开发的规定,并善尽维护周边环境的责任。

未来,除了温泉设施用地三公顷,其余十五公顷将规划为自然景观及生态导览等用途,开放大众免费使用,并不会佔为己有。

与日月农庄案的小量体开发相较,远雄案的大量体开发则複杂许多。

攻防战场一:建蔽率与建筑高度

《天下》记者来到车水马龙的台北市信义计划区。远雄大楼气势雄伟,三十一楼的展览室,摆设了远雄集团布局各地的建案模型。远雄公共事务室副总经理蔡宗易,一提到马槽温泉饭店开发案,不禁满腹委屈,「为什幺我们在国家公园申请开发会这难?」

近二十年前,远雄集团从指南宫管委会主委、忠信游乐公司董事长高忠信手中,购置部份马槽游憩区土地,合股成立阳明山娱乐事业公司,拥有九成七的马槽西区私有地。

行政院观光发展推动小组,在一九九七年决议,将马槽游憩区作为示範区开发。远雄开始积极规划兴建国际级温泉旅馆。

由于阳明山国家公园的建筑规範严格,远雄多年来不断争取放宽建蔽率(见下方小辞典)与建筑高度,扩大温泉旅馆的量体。原本要在前营建署长黄南渊任内(一九九五年到一九九九年)闯关,但当时多位在野党立委公开反对,又碰上一九九八年嘉义大地震,瑞里大饭店部份建物坍塌,最后仍维持现有规定。

不过,放宽开发量体限制的攻防并未停歇,远雄马槽案的游说力道之大,更导致前任营建署长林益厚「提前退休」(任期为一九九九年到二○○二年)。

去年底,营建署内部流传一篇文章,提到当年林益厚力挡远雄马槽案,最后请辞下台的过程。满头白髮,目前过着悠闲退休生活的林益厚,与《天下》记者约在住家附近的咖啡馆。原本低调不愿多谈,但在记者追问下,他终于鬆口谈起整个过程。

林益厚透露,远雄马槽案关说的人很多,层级也很高,包括民进党执政时的总统府高层,都曾两次找他面谈「关切」此案。

当时的内政部长与林益厚意见相左。二○○二年七月五日早上,林益厚收到从十三职等署长,降调十二职等参事的通知。「我心里有数,退休应该是最好的选择,」林益厚当天下班前,就送出「提前退休」的申请书,结束他的公职生涯。

「基地安全堪虑,才是我不赞成开挖土方、增加量体的主要原因,」林益厚说,马槽地区属崩塌地,曾发生土石流。虽然业者希望能争取从两层楼,放宽盖成三层楼,但基于安全考量,他认为不宜放宽。

远雄的蔡宗易则强调,远雄集团「希望能在国家公园内,景观最好的地方,提供游客享受。但投资下去,总是要有一定的经济规模,才不会亏钱,」远雄原本设计的温泉旅馆,可以盖到三层楼、十.五公尺高。后来阳管处说不行,只好按规定改为两层楼。

攻防战场二:供水不足

此外,马槽的水资源不足问题,也是审查焦点。

根据业者资料,除饮用水外,阳明山远雄悦来大饭店的盥洗、淋浴等一般用水量,每日估计高达两百多吨。台北市自来水处在审查会中多次反映,对马槽区主要供应居民的民生用水,目前供应水量已趋饱和。

未来,自来水处同意供应远雄案每日用水量约五十吨,其他不足,远雄需另觅替代水源。

而且,蛮野心足生态协会秘书长林子凌质疑,远雄案目前取得的水权状是农业用水,并非一般供水同意书。远雄不该瞒混过关。

远雄方面则以书面资料,向审查委员坦承,虽然目前取得是「农业灌溉」用水执照,但已申请办理变更为「一般」水权。未来,远雄也将花钱自觅水源,并请自来水处协助设置简易处理场,因应一般用水的需求。

攻防战场三:地质安全

审查过程中的最大争议,始终是地质安全问题。

去年三月二十三日的现勘,台大地质系教授陈宏宇、宋圣荣,与台大地理系退休教授张石角等三大地质学者到齐,各有代表性。

陈宏宇是国家公园计划委员,宋圣荣是研究大屯火山群权威学者。张石角则是一九八六年马槽土石流事件的调查研究者,写成《阳明山国家公园马槽桥灾变及其邻近地区之环境地质研究报告》,结论指出,马槽区有许多环境地质敏感地带,不可轻易从事工程活动,以免触发灾变。至今,这份报告仍是了解马槽地质状况的重要依据。

去年三月,马槽小组与三大地质学者,顶着大太阳,现场勘查远雄开发基地。远雄团队则由阳明山娱乐事业公司董事长洪贤德领军,约莫十余人共同参与会勘,如临大敌,战战兢兢。

一行人随后就在阳管处举行审查会议。审查委员担心,土石流潜势地区影响开发基地,纷纷提出开发範围,必须排除当年土石流灾害範围与地质脆弱地带。并且要求远雄分析山坡地崩塌、河岸侵蚀、土石流等三大灾害潜势问题,划设适宜开发区位。

四个月后,马槽小组召开第四次审查会议时,远雄团队提供了厚厚一叠报告,包括钻孔的地质报告与各种套叠图,强调这个区域虽有土石流发生机率,但开发基地已经避开了坡地陡峭、浅层崩塌和土石流潜势溪流等,不适宜开发的位置。

不过,这份报告却遭到审查委员的严词批评。「你们都是空口说白话,没有办法证明你们所说究竟有无依据?」张石角当场开砲,业者委託顾问公司的报告,并不符科学调查的程序,缺乏令人信服的数据,无法说服审查委员。

小组召集人陈其澎也说出重话,强调未来若受极端气候变迁影响,灾害强度加剧,产生两倍或三倍强度灾害,后果无人可承担。「如同南投庐山温泉区的饭店,已经开发百年,如今整区已经都要废掉(因为二○○八年,辛乐克颱风造成当地地层严重滑动)。我们不应跟大自然对抗,这是我们所不愿发生的,」陈其澎说。

宋圣荣在台大地质系研究室受访时更强调,「发生过土石流的地方,未来也一定会再发生,」远雄应该在开发基地周边进行岩石钻探,才能进一步确认该地区的地质状况。

远雄公共事务室副总蔡宗易则对《天下》打包票保证,已经聘请三位技师在基地多次探勘研究,「我们技师签字,百分之百不会有(危害公共安全的)影响。」

我买了国家公园?!

开发案安全调查 全民买单?


「如果你(政府)认为我们基地不安全,我们就不开发。我投资也是要谨慎耶,万一我投资赔钱,我哪敢进去?」

但蔡宗易强调,远雄无权对开发基地外的私人土地进行钻探,何况经费也不是他们能负担的,「这是政府应该做的事,不然我们被告怎幺办?」

内政部长李鸿源则在专访中指出,政府的责任,在划设大规模的灾害潜势区域。个别基地开发的安全调查,应该是开发业者的责任。宋圣荣更气愤反驳,「哪有用全民纳税的钱,为开发业者做地质钻探的道理?」

三月一日续任国家公园计划委员的陈宏宇也强调,「安全不能打折。」可见,在多位现任计划委员强烈质疑下,远雄案此次闯关,并不乐观。

但远雄坚持,这是私人土地的合法开发权益,显示这场战争不会轻易落幕。

国家公园如何对重大开发案善尽「把关」职责,已备受瞩目。

我买了国家公园?!

垦丁国家公园×悠活丽緻
先盖先赚 七成违法营运


营运十四年,悠活丽緻度假村从未做过环评,至今仍有七成土地区域、两百多间客房,未取得旅馆执照,可说是台东美丽湾的升级版。

悠活年营业额五亿,政府罚锾仅十万。政府公权力,何时能还给全民一场迟来的土地正义?

初夏,北纬二十一度,屏东恆春万里桐村的阳光、沙滩、潮间带正美。

沙滩边的悠活丽緻度假村(简称悠活),一晚房价台币六千多元起跳。

海景泳池旁的滑水道,游客尖叫声此起彼落。第一次玩水的小娃儿,就着泳圈兴奋踢水,年轻爸爸牵着她的小手,一步一步走。阳光照得两人的眼睛都睁不开。

椰子树环绕的潜水池,是电影《少年Pi的奇幻漂流》男主角苏瑞吉,练习浮潜的地方。「那时候他根本是只旱鸭子,我们的教练还得透过翻译、一点一滴教会他游泳,」悠活丽緻行销公关经理李鹂慧说。

四年前,李安的拍摄团队到垦丁勘景。近百人剧组,两年内入住悠活多次,食宿、设备都由悠活赞助。

为何李安会选择住在悠活?「只能说是老天保祐,」悠活丽緻董事长曾忠信笑说。

不过,《天下》记者发现,这块在国家公园里的天祐美地,竟然在开张十四年后,才于今年的四月八日,首度向行政院环保署送出环境影响说明书。

悠活丽緻度假村,是在国家公园内的「一般管制区乡村建筑用地」,一间一间收购周遭土地房舍后,拿到屏东县政府核发的「集合住宅」使用执照,再筑起围墙经营度假村。

因未做环评,至今,全区有七成左右的土地区域,尚未拿到旅馆业登记证。也就是有高达七成的土地区域,违法经营旅馆,悠活因此两度遭屏东县政府开罚。

「其实,悠活饭店的做法和美丽湾是一样的,」文化大学景观学系系主任郭琼莹说。台东杉原海岸的美丽湾度假村,也是先兴建再环评,引发各界非议。

荒野保护协会理事长赖荣孝更直言,「不但没做环评、更违法经营十几年,比美丽湾还过分。」

这个故事,问今年六十六岁的陈势俊最清楚。他的老家,就在悠活丽緻度假村区的正中央。

「我们家住在万里桐已经三、四代,」陈势俊说,「五十多年前,我爸妈一砖一瓦把这房子盖起来,我们三兄弟从小在这边长大,」他一边怀念去年过世的老母亲,一边为她撚一支香。

陈势俊回忆,九五年,悠活的人找他谈买地。「他们到我上班的公卖局配销所找了两次,但这是我们的祖产,妈妈也还住在这,怎幺能卖?」他有点激动。

悠活为何这幺积极?因为陈家这一百多坪的地,关係到悠活(总共六区)能否把第四区和第五区的客房群连接起来。

陈家指出,为了绕过他们这个拒卖户,悠活只好在园区内打造一个地下道,从陈家底下穿过。从悠活里面看来,是一个水池造景走廊,丝毫感觉不出突兀之处。○九年的八八风灾后,陈家则把老房子改装成有四间房的民宿。

陈势俊的弟媳王雪花清楚记得,那时候悠活开价买邻居的地,一坪大约八万多,在乡村土地来说算是天价,那时候农地行情一坪不过几千块。「业者来谈,说人潮会带来商机,让村民很兴奋。但后来发现,度假村是封闭式的,里面什幺都有,根本不会有人到外面消费,」她难掩失望。

现在,从陈家往四周看去,仅一层楼高的砖造小屋被悠活的基地台、排气管与水塔包围,「有时候我会想,如果当初知道我们家会变成这样的孤岛,卖了说不定还比较好,」王雪花说。

悠活公关李鹂慧才上任一个月,听到记者询问有关环评的问题,掩不住惊讶。因为先前担任美丽湾开发案的公关,熟知环评的重要性。

夏天住房率高达九成,悠活不但是全台唯一有儿童旅馆与单车旅馆的度假村,更是垦丁地区唯一邻近潮间带生态的饭店。去年底,悠活曾表示,去年平均住房率六五%、创下年营收近五亿元的新高纪录,年成长二○%,今年将挑战六亿元目标。连着名的垦丁牡丹湾Villa,也是曾忠信和事业伙伴们一手打造。但如今发现,悠活是垦丁国家公园境内,超过半数用地仍违法经营的最大规模旅馆业者。

「我只有一句话:无奈啊!」悠活丽緻董事长曾忠信,一被问到执照问题,先叹了一口长气。回忆起为悠活打拚的这二十年,他眼中藏不住委屈。

曾忠信在台北办公室向《天下》记者表示,这块地从六○年代开始就是丙种建筑用地(森林区、山坡地保育区、风景区及山坡地範围之农业区),根据都市计划可以盖旅馆。但一九八二年,这块地被划设为垦丁国家公园一般管制区的乡村建筑用地后,从此就像被下了一道紧箍咒,让他打造顶级度假村的计划,处处碰壁。

当初,他花了七年时间(一九八九年至一九九六年),与数十户万里桐村民沟通,从村民手中取得三十余笔土地,并从屏东县政府取得集合住宅使用执照。却在申请旅馆业登记证时,踢到铁板。

我买了国家公园?!

又没有写禁止盖旅馆?


在垦丁国家公园计划历次通盘检讨中,均提及「乡村建筑用地以供建筑乡村住宅及必要之公共设施为目的」(垦丁国家公园保护利用管制原则第二十六点)。但曾忠信认为,法令并未以正面表列「禁止」经营旅馆,就应该可以做。「垦管处扩大解释,才会拒绝同意我做旅馆,」他皱着眉头说。

曾忠信也否认拒卖户陈家的说法,「陈家拒卖,跟悠活地下通道是两回事,」他强调,地下通道的地仍然是悠活的,但为了让村民方便于地上行走,悠活才向镇公所申请建造地下道。

○六年时,内政部一纸「垦丁国家公园一般管制区乡村建筑用地申请容许设置旅馆之审核原则」,让最早开发的悠活一、二区,以及垦丁国家公园内若干以民宿为名的业者,得以「就地合法」,向屏东县政府取得旅馆业登记证。但至今,垦管处、屏东县政府官员皆指出,悠活三至六区(这四区共佔约七成土地区域)仍未取得旅馆使用执照。

如今,垦管处要求悠活补作环评,环保署环境督察总队表示,还没有遇过这种「应做环评而未做」的案罚与开罚力度。行政单位甚至透露,可能对悠活追讨「不当得利」。

曾忠信两手一摊,「事到如今,政府要我们怎幺做,就是依法办理,但我们从没想要不当得利啊,」

如果真的被追讨,他表示一定会以行政诉讼,争取股东最大权益,「这是唯一的一条路,」他苦笑。

事实上,屏东县政府已于○七年与一二年,两度对悠活罚锾五万元。《天下》取得屏东县政府处分公文,处分理由明确写着,悠活三至六区「擅自扩大营业场所经营旅馆业务,房间数计二五六间。」对年营业额近五亿元的悠活,这两次共计十万元的罚锾,犹如九牛一毛。

从二○○六年,悠活两区「就地合法」算起,悠活至今仍有七成土地区域、超过六成房间数未取得旅馆业登记证,等于违法营业长达七年。政府部门却只开罚两次,法定罚款金额不痛不痒。

垦管处官员私下表示,虽然拖了十多年,业者愿意站出来面对环评的检视,应给业者肯定。

「以前的瑕疵,现在透过环评的程序,让开发计划对环境的影响可以收敛,也是好事,」这名官员说。

环境意识的成长,让想开发台湾南端这块「天祐美地」的人,有了不同的做法。

距离万里桐五分钟车程的后湾,同样是在恆春半岛西岸、垦丁国家公园境内的小渔村。就在国立海洋生物博物馆旁,一块三.四四公顷的国家公园游憩区用地,被南部知名建商京城建设相中。

十多年前,京城向私人地主购地,预备打造有一百间客房的「国际级滨海创意旅馆」——京栈大饭店,却在○六年整地时,踢到铁板。

跟悠活不一样的是,让开发业者头疼的不是法规,而是长着两支大螯的陆蟹。牠们有一个令人印象深刻的名字「凶狠圆轴蟹」。

「为什幺叫凶狠喔,就是你的手指头最好不要被牠夹到,不然可能就没了,」海生馆助理研究员邱郁文笑说,一边用手指比出剪刀的手势。

他说,垦丁的香蕉湾跟后湾,有全台湾最特殊的陆蟹生态,也是陆蟹产卵地点。

「垦丁有三十种陆蟹,光是在这块栖地,就多达二十种,」邱郁文说。

在环保人士抗议下,京栈大饭店开发案历经三次环评专案小组初审。○九年底环评大会上,京栈案虽然有条件通过,但当时通过的条件是,「若陆蟹数量降低至最大量的半数以下,开发单了,然后再来说要保育的?」后湾村民中,最积极反对开发案的杨美云说。

年轻时,杨美云是国际标準舞教练,得到「黑猫姐」的称号。十多年前,她回到后湾照顾年迈父亲,让她从生态门外汉变成陆蟹通。每年陆蟹繁殖季节,她都带领游客进行生态导览。

她认为,不论业者再如何尽力做好陆蟹保育,一旦开始整地、打地基,陆蟹的栖息地一定会被破坏。

我买了国家公园?!

焚烧式整地 五千陆蟹惨死


事实上,○六年底,因为京栈案地主以焚烧方式整地。环保人士指出,已经造成超过五千只陆蟹死亡,令地方人士心痛,当时即引发轩然大波。

「这边的陆蟹洞穴就高达两万个,是全恆春最完整的栖地,国家公园怎幺能轻易放手?」杨美云与屏东县环境保护联盟发动连署,争取将后湾划为陆蟹保护区,与村民合作推动低密度的生态旅游。

然而,在国家公园计划委员会专案小组六次审查后,开发单位已屡次缩小开发範围。

一一年,京城建设更在游憩区细部计划书中自我要求,「没有陆蟹就没有旅馆」,宣示保育决心。对于环保人士反对此案,京城集团技术总监陈添进表示,此案尚在审议中,不方便回应。

「我们一切步骤都按法令来走,才会审查七年多,一般的开发案,两三年就通过了,」负责京栈案环境规划的鼎汉国际工程顾问公司专案经理张恆豪说,目前,饭店预计开发量体,已经缩小到原来的一半以下,也拟定完整的保育计划,包括设置陆蟹栖地保留区,以及栽种适合陆蟹栖息的树种。

「陆蟹对于业者来说,是最重要的资产,希望能做全台湾第一个以陆蟹为主题的旅馆,」张恆豪说。

垦管处技正张芳维则指出,因为开发量体已缩小一半,京城建设还要提出环境影响差异分析报告。如果改变程度太大,有可能需要重启环评程序。

张芳维认为,业者已依法送件、修改,若真的依照环保团体的要求,停止开发,地主和开发者的利益就被牺牲了,「垦管处的角色,其实满两难的。」海生馆助理研究员陈勇辉认为,国家公园不是不能开发,而是应该做最低限度开发。

「过去竭泽而渔的享乐主义游憩观,慢慢在改变,」陈勇辉主张,国家公园应该鼓励低密度的生态旅游模式,垦管处是最具有专业高度,来推行这种游憩模式的单位。

「人是国家公园最重要的资源,只有地方居民与国家公园站在同一阵线,保育才会成功,」垦管处游憩服务课课长林文敏说。

国境之南两个开发案,一个已营运多年,另一个则还在拉锯战。每年无数观光人潮涌向垦丁,但这方美景能否为全民共享,而非只是图利财团,是这场开发战背后最重要的判準。

相关推荐